很多時候覺得做睡衣很像在幫紙娃娃做衣服,先挑選款式,然後配色,再加上一些點綴,衣服做好了之後,再幫娃娃選擇合適的妝容、髮型,在自己設定的場景裡面,演出一齣可愛的扮家家酒。

 

現實生活裡的做衣服則像是一項偉大的美勞作業,也許用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打怪模式形容會更為貼切。

 

設計的草稿與版師的打版不一定會每次都媒合,也許會沒有心目中適合的蕾絲花樣,也不一定每次的染色都能控制到完全一模一樣。人為的些許差距,與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地方還是很多,但最難能可貴的,就是能在有限的資源裡面,還是一次又一次地交出了新的作品。

 

有時候會有一次打樣就成功的樣衣,當然也會有那種來來回回好幾次,卻還是整個很不對勁的樣衣,在我們心中它們就是那種『還需要多點努力的孩子』,一次次的調整,重複審視,到最後他們還是能夠驕傲地呈現在架上,甚至比那些一次就成功的孩子表現得還出色。

 

 

今天又出現了『還需要多點努力的孩子』,不知道還需要多少次的努力才能讓它們正式上場,但希望它們最後能表現得很棒。